房租上涨,中产们都喊租不起了,房地产必须要变了

买不起房可能有种种原因,毕业于湖南大学的本科生小康一直向往来北京工作

图片 4

图片 1

有专家表示,众多求职者涌入“北上广”等一线城市,催生了大量的租房、买房需求。在供给不能短时期内扩大的情况下,房租自然上涨。房屋租赁供应量难以满足一线城市的新增人口需求。在卖方市场主导下,房租上涨也就难以逆转。

近一段时间,疯涨的房租成为“众矢之的”。之所以房租受到关注,其实很简单:买不起房可能有种种原因,买不起也就认了,但租房是在一个城市生活的底线要求,必须要保障。

又逢毕业季。对于许多毕业生而言,来“北上广”工作,到大城市生活也许会引来许多同龄人羡慕的目光,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的毕业生理应无比轻松地迎接新生活的到来。但近年来,大城市涨势汹汹的房租又成为年轻人的一块心病,不仅让毕业生难堪重负,也让许多年轻的都市白领苦不堪言。百姓呼吁,政府不仅要稳房价,房租调控同样刻不容缓。

根据数据,房租的同比涨幅最高达30%,环比最高也超过3%。

“毕业季”现租房高峰 买不起也租不起

图片 2

作为今年求职大军中的一员,毕业于湖南大学的本科生小康一直向往来北京工作,她刚刚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。然而,高房租的残酷现实却让小康颇受打击。“即便合租,房租也要占到日常生活支出的一半以上。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?”小康说。

尤其是和应届毕业生平均月薪比起来,房租已经不低了。如果此时涨个20%-30%,别说是普通的应届毕业生,就连工作几年,甚至小有成就,都能算是“中产”的人来说,上涨的租金带来的冲击也是很大的,很多“中产”都说,要租不起房了。

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,上海和北京的租房家庭的户数占比都超过30%,排在全国的前两位,租房成为在大城市生活的多数年轻人的选择。据北京一家知名房产中介公司的经纪人陈女士介绍,近年来,市中心不少区域房租每年的涨幅都在10%左右,而毕业季需求旺盛,价格还会再高一些。

房租上涨,这些“富裕”阶层却喊租不起,这就引起了另一个问题的思考:我们有中产阶层吗?这个问题很有意思,每个国家和地区的标准都不一样;然而,在中国一线城市,年收入超过十万的群体并不罕见,超过20万的,在一线城市也是大有人在。

北京市统计局、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5月,北京市住房租金同比上涨7.4%。大中城市房价高企,让毕业生等中低收入者感叹“买不起房”,继而转去租房。但越来越多的租房者发现,租房贵、租房难的问题与高高在上的房价相比丝毫不“逊色”。

看起来,这样的收入完全可以支撑生活,可为什么所有人都迷茫?问题的关键在于,尽管目前的收入不低,但是未来的不确定性,高企的房价,再加上当下房租上涨,各种因素构成的合力,导致焦虑程度增加,让他们始终觉得是如履薄冰,并不踏实——阶层降级的风险,随时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在北京,在地铁6号线和八通线沿线,上世纪80年代的一套装修简单的老式一居,月租金要在2500元上下;在广州,高校周边租金涨幅明显。鹭江西街一套没有任何家电的房子,租金报价要到1800元;在二线城市南京,秦淮区一间40多平方米的老式两居室里,房租达到2500元。

图片 3

“5年租房两茫茫。不辞职,自难忘……”毕业于北京一所知名工科大学毕业生的签名,近来在网上流传很火。他北京奋斗了5年后最终选择了离开。

在当下人们心中,什么才能稳住自己的社会阶层和社会地位呢?很多人肯定会说是房子。先买了房的人,对后买房的人的财富,实际上是一种收割;后买房的人,再等房价涨起来后,割接下来准备买房的人……确实挺像割韭菜的。

这位名牌大学生的遭遇引发了网民的自嘲和调侃“名牌大学生都被逼走了,让我们这些北漂们情何以堪?”“和外地人相比,我们本地人更不轻松的,因为我们逃都没处逃”“现在已经由过去的‘买不起房’逐渐演变成‘买不起也租不起’”……

然而,房价总有涨到头的一天,房住不炒就是信号;房价涨不上去,就拿房租做文章,就好像等不及新一茬的韭菜长起来,干脆就连根拔了。

房租高涨造新词 推高成本谁来买单?

所以说,中国的高房价已经完全脱离了中产阶层的改善型需求、普通大众的民生自住之根本,而成了投机者们借助中国房市非成熟、购房者非理性时期赚取短期交易增值利差的工具。

中华英才网最新一项求职成本调查显示:今年大学毕业生的平均求职成本是5年前的5倍。而在高昂的求职成本中,88.7%的求职者认为房租是最大支出。高房租之痛,让网民创造了一个评价生活水平的新指标———“房格尔系数”。

图片 4

这个来自于民间智慧的新词,顾名思义就是房租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,可以近似地看成房租与收入的比值。如果说“恩格尔系数”反映的是吃的水平,那么“房格尔系数”测出的就是住的状况。

然而,那种赚钱的方法已经成为过去了,彼时税收环境宽松,部分领域的政策法律尚待完善,居民手中有储蓄,购买力充足;而当下,房地产税落地越来越近,房产调控力度史无前例,居民负债率越来越高。如果仍然用投机的思维,用风险的、单一市场、单一货币体系下的项目去做保值,带来的是梦想的收益,还是尾大不掉的负债呢?

据某房屋租赁公司估算,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部分城区房租与收入比高达40%,而南京等二线城市局部地区的房租收入比也已高达30%以上。沈阳年轻人“房格尔系数”多在20%至50%。某大型门户网站调查显示:有约87.98%的参与调查网友认为“难以承受目前的房租价格”;选择“能承受”的网友占比只有约8.39%,绝大多数网友认为,房租还会继续上涨。